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房产资讯 > 正文

新老楼盘业主各有各烦

2020-08-05 05:53:37 来源:敏采网

天马河业主:何时收楼?嘉和苑业主:何时安宁

“3·15”期间,各地有关房地产的报道集中在收楼质量问题,可对于一些业主来说,他们纠结的不是收楼质量问题。对于花都天马河公馆的业主来说,他们难受的是收不到楼,眼看着高楼伫立眼前,开发商已停工,不知道何时能交楼;对于市区名盘嘉和苑的业主来说,业委会争执已绵延两年,社区轮番上电视报纸,不知道何时恢复安宁。 对于这些身陷“水深火热”的业主来说,往往第一时间想到寻求政府打救。为此,天马河几十名业主在上周六在楼盘维权,并前去花都区信访局反映意见。嘉和苑业主之间的诉讼官司也进行了多次,政府也就小区业委会的换届时间作出澄清,但依然有少部分业主对此不满。据小区业委会主任吴志强反映,3月14日,少部分业主限制业委会秘书至15日凌晨近2时才准回家。

今年“3·15”,记者对这两个楼盘的业主进行了跟踪采访。他们的纠结与痛苦溢于言表,不知道明年的“3·15”,他们是否已逃出生天还是继续水深火热。本报记者将对这两个楼盘进行关注。文/图:记者 李凤荷

天马河公馆业主:收不到楼 每月租房还要背房贷

张小姐是几十名到天马河公馆维权的业主之一。说起来,该楼盘在商品房买卖合同中收楼时间有两个。在张小姐的合同上,前一处注明“于2014年12月31日收楼”,但后面又有一个特别约定“2013年12月31日收楼”。张小姐回忆道,她是2012年中旬到天马河公馆看楼,当时楼盘销售跟他们说2013年底就可收楼。去年底,张小姐在小区业主群发现,原来楼盘建筑已停工,前一批收楼的业主大部分都收不到楼,少部分收到楼的业主发现存在诸多收楼质量问题。

记者在现场与张小姐等多名业主倾谈后发现,他们基本上都是“新广州人”,在白云区或天河区上班或经商,当时就是看中花都楼价便宜来这里买房,“在花都买一个三房加一部车,都比不上在天河买一个两房单位。”张小姐告诉记者,这个93平方米的小三房,单价“7字头”,总价才60多万元。在她看楼时,天河区后天河北板块的楼价已过1.5万元/m2,现在随着六号线通车,她租住在长湴附近城中村,那边20多年楼龄的二手楼梯楼,已过2万元/m2。若天马河公馆最终收不到楼,她60多万元的投入不知能买什么楼。她说,他们现在依然对楼盘收楼抱有希望,每个月依然准时支付3000多元的月供,加上几百元的城中村出租屋的租金,真觉得在广州的确“不易居”。

天马河公馆的开发商在上周六派了一个代表接待业主代表,这名人士承认楼盘的确存在迟交楼的问题,但是对于开发商“走佬”、挪用预售款等指控一概否认。他表示,迟收楼的违约责任在合同中已订明,他们也承诺会按合同来办。张小姐表示,她们现在只想知道开发商如何加紧建设和装修房屋,开发商一直没有一个延迟收楼的确切时间表给业主,他们非常担心。随后业主来到花都区信访局进行信访,接待的政府人员称会协调开发商和业主的矛盾。

嘉和苑业主:业主内斗 业委会成员有家归不得

在嘉和苑生活了10多年,吴志强从来没有想到归家的路原来这么难。自从2012年有业委会成员开始闹事以来,他在嘉和苑的生活如履薄冰,在业委会办公室随时可能被人侵袭吐口水,甚至多次因挑衅而闹上派出所。最终,他唯有暂时另外搬出嘉和苑“避风头”。据了解,业委会大部分支持他的成员都遭受到肆意的滋扰,到业委会成员所在单位进行恶意投诉,最终导致一名业委会成员提前离职。

说起当了嘉和苑业委会主任多年,吴志强“猜到了开头,却猜不到结局”。他在嘉和苑“一战成名”,来自于与原开发商以及承建商的一次交锋。当时嘉和苑三期平台的单位遭受渗水的困扰,业主找到开发商投诉要求退房,开发商与承建商的关系又闹不清。在协调会上,从事装修和建筑行业多年的吴志强提出一个问题:“开发商把施工图纸给承建商,承建商有没有具结意见?”按照一般的规则,承建商应该对图纸进行审核,提出修改意见,如果承建商没有审核图纸就进行施工,责任在承建商;如果承建商发现漏洞并反馈给开发商,若最终依然出现问题,那么责任在开发商。他提出这个判断后,快速地把开发商与承建商扯牛皮的事情搞清楚,施工人员返工修补渗水,化解了业主与开发商的矛盾。

不过,来自同小区业主的纠缠却让吴志强做业委会为公益的热情渐渐减退。少部分业主在小区贴黑白布条指控他种种不是;对业委会成员进行人身攻击以及骚扰……类似举动无日消停,他不知道这种生活何时是个头。前一阵子,少部分业主单方面称本届业委会已到期,要进行换届选举,街道和其他政府部门已发文认定本届业委会要到2015年才到期,但这闹剧依然没有叫停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敏采网 版权所有